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2014-08-04 星期一 农历七月初九

凤凰卫视

技术创新将推动中国天然气时代到来

2013年10月28日 14:44
来源:凤凰创新

图为通用电气公司(GE)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杰夫•伊梅尔特

导语:

10月21日,通用电气公司(GE)在北京召开的“天然气时代”论坛上发布了一份名为《中国的天然气时代:能源发展的创新与变革》的白皮书,预测了未来中国天然气市场的光明前景,以及天然气应用将为中国带来的巨大经济、环境和社会价值。

通用电气公司(GE)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杰夫•伊梅尔特、GE公司大中华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夏智诚和GE公司绿色创想全球执行总裁冯博雅共同就中国天然气生产在技术、价格和政策等方面遇到的挑战等问题接受了包括凤凰网等多家国内媒体的采访。

图左二起向右依次为GE公司绿色创想全球执行总裁冯博雅、通用电气公司(GE)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杰夫•伊梅尔特和GE公司大中华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夏智诚

技术创新推动中国天然气生产

伊梅尔特:欢迎大家今天来参加我们这个“天然气时代”的论坛。不光在中国,在全球很多地方的天然气的作用日趋明显,对中国,它的影响力也非常大的。中国政府已经提出了在发电领域,打造绿色经济的雄心勃勃的计划。在这个过程中,天然气将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今天下午我们的主题是在公共领域的行动,以及我们在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方面采取的举措,共同讨论如何促进天然气的发展。

记者: 中国未来需要大力发展天然气,尽管过去几年国内天然气领域的投资有所增多,但由于在生产基础设施方面存在的困难,天然气供应依然短缺。GE在哪些方面可以起到帮助?

伊梅尔特:我认为要从三个层面来讲。在[天然气]开采技术方面,如页岩气的开采过程中,我们可以提供油泵以及可移动发电机设备,可以在油田使用。第二个是在能源的传输方面,事实上我们还新增了小型液化天然气业务,这样的技术非常适合中国的情况。此外还有发电方面,我们在分布式发电领域有一些非常好的技术,GE有在中国本土生产的各种燃气机,能够提供全面的天然气解决方案,供中国各大行业使用。因此GE在这一技术领域将发挥很大作用。

记者:我们看到,有的资料中提到中国有建造和整合能源网络的独特机遇,现在需要支持基础设施建设,同时确保网络的可用性。目前中国的网络系统还不发达,相关配套系统都很缺乏。能否介绍一下该如何运用网络的力量?在美国是怎样做的?有何借鉴?

伊梅尔特:白皮书里面有一个非常详细的描述,对系统的各个组成部分是如何的相互支持和互相促进发展的。比如说中国政府肯定是要在输气的管道方面、海上运输液化天然气的码头的建设方面,加强这些基础设施;在气田旁边建一些液化的设施,包括压缩天然气;还需要加强母站的建设。但是我相信中国政府可以在这些方面做的非常出色。因为中国政府在过去的三、四十年中对宽带和机场的建设非常成功。对天然气设施的投入和发展方面,我对中国政府充满信心。美国在这些方面已经有很大的发展,但是在交通运输方面很多基础设施还是不完善的,还需要更多的建设。

记者:上个月中国政府发布能源污染的防治计划。提出了要鼓励发展分布式能源的高效利用。刚才杰夫•伊梅尔特先生提到了我们在这方面要加大力度。那么,怎么推动我们在分布式能源市场的应用?

夏智诚:我想首先是在监管方面需要做更多的工作,包括电价、燃气价格的改革,独立发电,剩余电力的上网问题,这些都需要进一步的研究。作为企业,我们责任之一也是要让消费者了解天然气的优势,包括如何更加高效和正确的使用天然气。

但是中国确实有自己具体的国情,你不能把任何地方成熟的模式直接搬到中国来。所以我们倾向于在中国建立合资企业,更加符合中国的国情来做事情。

记者: 美国有非常丰富的天然气资源,美国企业在天然气领域又有非常先进的技术。现在美国企业在这个领域引入了大数据和工业互联网的概念。这些让我对中国在信息时代的能源和信息安全感到非常疑虑,GE将用何种方法打消我的疑虑呢?

伊梅尔特: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而且我们所有的技术都会进行本地化。我相信我们这样做可以极大的提高中国产业的竞争力,以及促进中国产业的发展。

天然气价格最终将下降

提问:我想问一下关于天然气发电的经济性问题。在全球来看,天然气的价格会不断的下降。但在中国,天然气价格以后会呈现上升的趋势,而中国的煤炭价格现在变得越来越低。天然气在中国发电经济性的前景您怎么看?

伊梅尔特:价格的问题现在没有一个所谓统一的世界的天然气的价格。在不同地方,在欧洲、美国、亚洲都有不同的天然气的价格。不见得会出现一个世界统一的绝对价格。但是不同的天然气可能有不同的价格。我不是从GE的角度,而是从一般经济学家的角度来说,我们认为当天然气市场价格比较高的时候,会促进更多的技术创新和开发勘探技术,从而增加[天然气]供应,最终结果是更大程度地满足需求,使得天然气的价格最终降下来。

夏智诚:作为中国电价改革的一部分,这样的[价格]变化也会发生在天然气的[价格]变化上。价格的调整有一个过程,需要更多的时间。如果说天然气的高效使用,尤其是热电联产技术,可以降低天然气的使用成本。那么,为什么现在煤的价格比较低呢?因为它带来的环境成本没有被算在内。如果以后把煤造成环境的成本也算在里面,煤炭价格就不会这么低了。

提问:想请教一下杰夫•伊梅尔特先生。中国目前天然气短缺,您认为是开采不足,还是中国天然气资源确实比较短缺。我们现在提“气化中国”,如果中国要进入天然气时代,它还有什么障碍?

伊梅尔特:要解决这个问题,主要是要理顺价格,如果这个价格还是人为的压那么低,肯定不行,没有足够的动力促进技术的发展。第二,未来的障碍,一个是技术创新,一个是分布式发电。在这两方面只要有一个很大的推动,我相信中国天然气短缺的问题很快可以得到解决。而且我对此充满信心。

夏智诚:首先这是一个供求关系,需要一点时间,现在需求非常强劲,供应方面肯定也需要一点时间来满足他的需求。讲到最大的障碍,我觉得更好的应该把它说成是一种机会,如何通过监管措施的改革来促进技术的创新。我觉得天然气在美国的发展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让市场来主导这个事情,通过企业的创新,用市场的机制来解决这样的问题。中国也可以借鉴这样的经验。

伊梅尔特:如何使用和促进天然气的发展,不光是对中国来说是重要的话题,对全球来说也是如此。所以我们今天的活动只是我们刚刚开始的一个讨论和汇报。我坚信在未来还会有更多这样的活动。

GE在中国的天然气布局

记者:您提出的天然气发展战略有没有在哪些地区使用?未来会优先选择哪些地区?比如说中国?

冯博雅:今天是一个很好的起点,我们举行这样一个会议,发布这样一个白皮书,宣布这样一个时代的到来,它确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到现在为止,我们在很多地方,包括在美国,包括与核能的配套使用上,天然气的项目已经有很多,在中国我们肯定也会做这样的项目。至于跟哪个合作伙伴合作,在什么地方,到时候我们会仔细的看一下。

伊梅尔特:我认为生产力的发展有三大主要驱动力。第一,天然气时代。第二,工业互联网。第三,高端的制造业。这是推动全球生产力提高的三大重要驱动力。而且我们在三个方面都进行了投资。在美国我们主要是在运输环节,比如说一些大型卡车、机车方面,用天然气来替代柴油。在中国更多会在热电联产方面搞一些项目。

夏智诚:在中国,分布式发电或者独立发电,我们已经有很多项目。这个发电没有和电网连在一起,它可能直接输送到医院或者工厂进行供电,这是未来发展非常有潜力的一个方向。

提问: 在投资方面GE是否会有哪些计划?

伊梅尔特: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宣布任何计划,但今后会把更多先进的技术本地化。中国一直是GE投资的重点,无论是以合资还是独资的形式,GE今后还将继续遵循这些模式。

标签:天然气 技术 创新

[责任编辑:王小萱]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正在加载中...
  •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小雪球的冰与火之旅
  •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假如墙壁也会说话
  •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把闪电关进瓶子里
  • 中国EPC如何提高海外竞争力

推荐阅读

实时点击

创新大观

  • 你觉得分布式能源跟你有关系吗(此问必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