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凤凰专访|交大博士为什么犯众怒,也要怼郭德纲?
创新

​ 凤凰专访|交大博士为什么犯众怒,也要怼郭德纲?

2018年08月16日 11:20:18
来源:凤凰创新

近日,来自上海交通大学的博士夫妻李宏烨、郑钰在参加东方卫视某档相声类选秀节目时,以两人研创的“公式相声”登台表演,并在节目中讽刺传统相声只会抄袭网络段子和嚼老梗儿,声称利用“有限元理论”推导出的“公式相声”可以创作出最好笑的相声,但最终却未能现场晋级。

节目期间,李宏烨不仅对上台选手表现颇有微词,其他选手上台表演传统相声技艺时就炮轰其“一次笑声都没有也能过”,而在被淘汰更是对郭德纲放话“我们走着瞧”。虽然两位不幸在海选中落败,但节目播出后,这对“交大博士夫妻”和他们的“公式相声”却成功站上了舆论旋涡的中心。

二人在节目上的表演,郭德纲曾评价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而对于一个理工类博士生的“公式相声”而言,一就是一,二就得是二。

“我是节目组的一杆枪,没想到就我一杆枪”

对于节目现场种种“失礼”的言行和举动,李宏烨告诉凤凰网记者,坦言当时台上的确冲动了,盛怒之下做出了一些情绪化的举动。比如怒怼评委郭德纲并在争执中波及到了于谦老师,现已通过媒体向两位老师致歉。

而之所以成为众矢之的,跟节目组的现场安排和后期剪辑也有关系。李宏烨表示当时第一选择不是郭德纲而是自己非常喜欢的张国立老师,是在节目组的游说安排下塞了进来。“节目组导演希望我们就是找一找传统相声的弊病,我知道他们会把我当一杆枪来使,因为我的角色确实就是一杆枪,但我没想到就我一杆枪。”在节目组的一手操办下,本来就性格暴躁的李宏烨终于在台上擦枪走火了,这一走火,就没收住。而更让李宏烨感到不满的是后期剪辑,也将他节目表演时用有限元公式精心设计的“梗”给剪掉了,导致网络上的视频都是“笑果烂尾”的,观众很难共情,对此李宏烨表示很无奈,觉得被节目组给坑了。包括最后最受争议的“我们走着瞧”,李宏烨爆料说“我们那个导演给我们安排了最后的剧情,就如果你们要成功了你们说什么话,失败了说什么话,然后他给安排的我们就按照剧本来的我来说后面那句叫做今天是您把我们淘汰了,但是明天坐这来的可能就是我,这就是一个剧本。所以他说我们走着瞧之后,观众掌声起来了,我直接说的话就被盖掉了,所以我就重复了一句,对,我们走着瞧。”然而节目组还是把他重复的这句话留了下来,变成了节目上“放狠话”的强调效果。

我怼的不是郭德纲,我要的是答案

对于现场怒怼郭德纲一幕,李宏烨解释并不是想怼郭德纲,而是不满意节目组的评选标准。怼的是节目组与之前约定相差甚远的评选标准,怼的是传统相声界那些不懂“推陈出新,认可新生”的不高级、不创新的思想和势力。“当时在场选手凡是创新出新节目的,不管多好笑都没有给通过。凡是传统的、老节目的,甚至全程下来没人笑得也全都给通过了。很多选手就慌了,不客气得选手上台就改成老节目,因为这样至少能够有晋级的可能。”

李宏烨一开始被邀请来参加比赛,以为《相声有新人》应是一个充分接纳新相声形式的舞台,而不是传统相声按照“旧”(传统相声)的标准来筛选人。评选标准有失偏颇,尤其在一个工科博士眼里,变量来的太突然,结论的误差让精于理论公式的他难以预料,更别说接受这个谬论了。“我冲动了,很多人都觉得我是很霸道,其实我是义愤填膺,只是愤怒的东西没有展现出来。我为什么会愤怒,我主要就是因为对他的标准完全不同意,而且我觉得这个节目不能这么过去,它应该继续引起大家的讨论,相声到底该不该创新,该不该以笑为主,该不该以太平歌词为主,这都是需要讨论的。我就是起一个头,我表示我的观点,那其他人很快就跟上,我表示我的观点。”

可毕竟事与愿违,除了未晋级成功,清华大学博士的一句“我想证明说相声的博士也有正常人”似乎为交大博士夫妻的言行贴上了一道让人并不舒服的标签。对于同是博士又是同行的李寅飞现场这句评价,李宏烨对此却出人意料得表示接受,“我不生气,因为我也觉得他是正常的博士,你也知道就是说我希望做的是什么样的相声,而他不是这种人。所以我觉得他说得挺有道理的。我本来也不正常,我说个事你就会知道我为什么不正常。我小学的时候每天做操,我们学校就是以前我一个人做他们999个人再笑,因为我做得很标准,我一向都是用体操标准来要求我做的每一次操。”

博士头衔,也不能在相声圈强行C位出道

提到当天的演出效果,“公式相声”李宏烨又变得愤愤不平而又信心满满,“从排名的话60组选手我们肯定前10,因为至少有一个包袱我们笑了13秒,现场很少有选手能做到。”这样的自信心建立在他十几年来对于校园相声的研琢,和他们曾在象牙塔时代所取得的成绩。他说,有一次打出“全场爆笑800次”的横幅,结果据李宏烨自己统计,全场观众笑了913次,“创下了中国喜剧界的记录了。”在采访中,他对象牙塔时期的战绩十分沉湎而得意,而提到传统相声和茶馆相声时,便立刻要划清界限,有些不屑一顾。

他声称并非想要突出自己和妻子“博士”的身份,而是节目组要求,是节目需要。而记者有心发现,不管是在之前校内的晚会还是其他节目,“公式相声”组合都会先拿“交大博士”来打头阵。而在节目中学院理论派的出场方式和自负的相声界“盗火者”话术方式,也实属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用错误的聊天方式、找错了聊天对象”。郭德纲对教授、博士等学院派权威的反感早就通过段子广播于众了。这次“公式相声”组合带着满满的身份感,来吃了一肚子憋屈。校园相声走出象牙塔,文化精英还需要放下身段,弱化标签,“非著名相声演员”倒是提供了一个不错的研究案例。

他眼里看来,“公式相声”这颗重磅炸弹的当量应该足够引爆全场甚至撼动整个相声界,在相声界盖上一个新语相声的戳儿,就像他当时站在上海交大礼堂舞台上数着那913次掌声一摸一样,上海交大的高学历观众都被我们征服了,台下的普罗大众应该更完全理解和接受才对。

观众来听我的相声,就是来上我的课!

李宏烨的相声经验和见解,起于象牙塔之间,而成于学术理论运用之端,除了“效果预期总公式”这个“显学”,李宏烨还认为,听他的相声的观众其实就是来上他的课。他在采访中说道,“他们不是来获得笑的吗?如果他们不全力以赴的投入自己,他怎么得到最好笑的东西,所以他们来就是来听课的。”为了便于理解,他举了茶馆相声的例子,“就比如我,我也不是没听过传统相声,只要我聚精会神,就很小儿科,我就再也不会去了。”在他认知里,用户是分层的,而不喜欢李宏烨“公式相声”的粉丝早就用脚投了票。

“茶馆相声我完全不觉得好笑,但我很喜欢马季老师、姜昆老师、牛群、冯巩老师他们的相声,还有王谦祥、李增瑞他们的相声。当然我喜欢台湾相声,李立群的相声我很喜欢,我们最早是学李立群的相声学起来的,交大的相声最早两段相声是马志明的《大保镖》和姜昆的《虎口遐想》,我们把它称为我们交大相声的爸爸和妈妈。”

“公式相声”到底卖的什么药?

采访中,李宏烨站在黑板前为我们几个“外行人”详细“咀嚼”了工程学里有限元理论演变而来的公式相声,并介绍了这本书的功效,“因为有了这本书,我们新语相声俱乐部的创作水平,我们自己创作水平提高了五倍。以前每年30段相声,现在每年150段相声,每年因为这本书增加了120个新相声,还不考虑质量问题,这本书出的意义很大了。”

跨学科理论研究是常态,而跨界到相声领域的创新十分罕见,甚至能成为一个相声包袱的段子。“目前,能看懂这本书的人不多,除了我们自己内部人以外,基本上都是复旦大学毕业的,复旦新闻系毕业的,也有复旦的老师,就是我们的张祖健老师等。尤其能看懂我这个书什么意思的,就那么几个人。所以郭德纲老师是肯定看不懂的。”

采访的记者们咀嚼半响,大致才发现所谓“公式相声”,其实是数目字化发展趋势下的自然产物,在历史学家黄仁宇先生《中国大历史》、《万历十五年》等学术著作中都曾提到过这个概念。而现代以来,大量的艺术创作,也开始进行类似的“数目字化”地处理分析,开始从先辈们经验总结的规律中,提炼出“公式模板”,摸索一种可以数目字化的规律。比如好莱坞电影的剧情发展就有一套“模板化的公式”来设计矛盾冲突点,从而释放剧情发展的动能。电影如此,相声能公式化其实也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如果说“公式相声”完全行不通,也有悖历史和现实。早年间,传统相声界其实就已经开始有类似“公式相声”的探索。据相关资料了解到,1956年,天津相声界齐聚一堂进行艺术交流,后续发表了一个长文,名为《张寿臣先生谈表演相声的经验》。这篇文章很好地陈述了模板经验和小方向上的表演经验。早期相声表演实则是为了营生糊口,传承的技艺都是结成师徒关系口口相传,当然需要说学逗唱、起承转合、铺平垫稳这些“功夫活儿”,并没有上升到怎样对创作本身进行分析的理论高度。而现在来看,李宏烨的“公式相声”顺势而为的似乎正在栽种一团不太一样的花圃,只是这次的舞台并不是合适的土壤。

而对于传统相声的如何创新,李宏烨和他的新语相声团队认为有些传统相声的东西可以被颠覆了,甚至“说学逗唱”都可以重新解读,对此,李宏烨有自己的一套看法。“说学逗唱,这四个基本功课在传统相声中是这样的,说,主要就是说书,学,就是学唱戏,唱歌,学各种各样的方言。然后逗,是抖包袱,唱,是唱太平歌词,这四样东西根本没有并列效应。但是他们(指传统相声)说的说学逗唱这四个字,从一开始一定是并列的,所以会不会是这么一种可能,就是说指的是语言表达能力。这是基础,不会语言表达你没法说相声;第二个就是学,要不停的钻研,这样你才能说相声;第三个就是逗,你要幽默,你才能说好相声;第四点就是唱,如果没有唱你也能说好相声,但是如果有了唱你就是艺术家,这里跟我的博士论文里的一部分内容是契合的,所以我觉得应该这么理解,不该理解为具体的某个东西。”

传统相声变味了,变得很不高级

访谈期间,李宏烨反复提到传统相声变味了,变得不高级,甚至有些低级了,过于迎合大众娱乐而低俗化了,“现在很多传统相声他们老想走一些捷径。比如说点政治笑话,三俗的东西,或者哗众取宠,各种各样的方式,他们觉得自己是创新,他们不知道这些东西其实是当年那些老先生走偏掉之后发现的教训之后,就是放禁止通行的牌子的东西,他们说那叫创新,这是扯淡。”

而对于节目中回应郭德纲“聊点高级的”,他认为“中宣部的一些指导文件精神传达过,中国需要高水平的相声,需要高级的相声,所以我才说咱不说相声相声,这是低级的。我们要说中国的相声,只有高水平的相声才能代表中国,这是我这个话的原意。”而提及与郭德纲等传统相声最大的不同时,李宏烨认为,郭德纲老师推崇的是相声绝活(说学逗唱)带来观众的付费,笑是附加的,而“公式相声”组合并不是这样,我们坚持原创只为了带给观众快乐。相对于传统相声的严格的技法教育、师徒制度,李宏烨更希望是无边界的相声艺术。

而对于“高级相声”的理解,“公式相声”组合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有了答案,“尊重观众的智商,能让观众听完之后能带来思考的,发出这个时代声音的相声形式。”

李宏烨曾在采访中几次提到一个梗来表现他从小在传统教育培养皿中的与众不同,就是小学时候他是做操最标准而用力的,1个人在做,999个人在笑。而如今《相声有新人》的舞台的镁光灯下,甚至依稀还能看到那个动作标准,就做不同的耿直领操员,卖力的挥动着四肢,幅度到位,姿势正确,这种陶醉的状态正不断引来周围人的关注和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