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2014-08-04 星期一 农历七月初九

凤凰卫视

GE远程医疗的甘肃样本

2013年10月15日 15:24
来源:凤凰创新

图为香泉镇中庄村

村路上,四野空荡,只有一棵光秃的树。陈新并不知道这像极了100多年前爱尔兰人贝克特笔下荒诞剧《等待戈多》的场景,他只是站在村口,对记者用手指比划视野的范围。

目光所及,地处甘肃定西市安定区的香泉镇中庄村就是这样一副荒凉图景。而包括陈在内的多数上了年纪的村民过去一直苦等的是比金钱更可贵的东西——医疗。对他们来说,如果能在患病时免去舟车劳顿、就近治疗,便是等到了“戈多”所代表的爱和希望。

所幸的是,陈新成了村里第一个远程医疗系统的受益者。“从来没想过,只要到镇上卫生院照了相,再把那张小片子传给市医院,然后在省城医院动手术,就能把这病给治了。”提起2年前那次肺源性心脏病的确诊过程,陈新依然有些兴奋。

如此轻车上路的远程模式,轻松搭建了基层医疗的三级体系。即使是在物资严重匮乏的乡镇,复制这样的模式也能根治基层医疗资源分配不均衡的顽疾。

现实中,“等待戈多”不再是无限循环的“无用功”,“等到戈多”可以是替代的美好结局。

图为临洮县新添中心卫生院远程超声波室

患者说

“在镇上就能让名医看病”

和陈新一样,闾井镇的田生雨也是黄土之子,曾被远程医疗系统“救过一命”。2011年深秋一个雨水泛滥之夜,他突发心脏病。被送往卫生院途中,家人还担心转诊上级医院会雨夜难行。

幸运的是,当时远程医疗会诊系统刚建立,在GE远程医疗的工程师助力下,定西市第二人民医院很快收到了他的彩超图像,及时给出了准确的治疗方案。

新添镇的张之江同样曾享用过远程医疗系统的甜果,面对记者时,她回忆得头头是道:“甘肃的基层医疗为什么一直比较滞后?你先看它的地形,不仅是狭长,而且还是青藏高原和内蒙古高原的交汇地,典型的‘山外有山’,而且高山、盆地、沙漠、戈壁都全了,甘肃人要想走出去不容易,外面的资源要想进来也困难。”

张之江告诉记者:“过去有人生大病,镇上卫生院一般不敢收,都会120转诊到市里,不说市医院床位极紧张,就是送过去的路上也不好走,有些病人根本扛不住,耽误了治疗的最佳时机。”

这一切都在国家发改委、省政府和外资医疗机构GE共同推动的远程医疗会诊系统到来后,悄然改变了。去年10月21日,王小兰在干农活时不慎滑倒,被新添镇中心卫生院门诊以“右尺桡骨下端开放性骨折”收入外/骨科。当时卫生院经过检查,开始作术前准备,并采用手法复位、夹板固定,抗炎、消肿、止血、止痛等对症支持治疗。

4日后,又将她的完整病历记录和x光片通过GE远程诊疗系统上传至临洮县人民医院,仅仅半日,就收到了由该院骨科安医生反馈的诊断书。

“当晚县医院还问镇卫生院要了更多王小兰的病史和资料,来帮助确诊是不是需要二次手术,三天后县医院最后的诊断建议传过来了。”当事医生告诉记者,从她入住卫生院到最后确诊免去二次手术之苦,整个过程只有短短一周。

而这一周的时间,本来还不够王小兰准备行囊往返一次县城,这还没有算上在县医院门诊可能需要预约排队的耗时。

“以前都要跋山涉水去市里、省里看病,现在半天就在镇上拿到了专家诊断书。”王小兰对记者表示。她的资料还被输入省医院的数据库,以后随访只需要进入系统就能熟门熟路地申请会诊。

图为临洮县人民医院的医生会议室

医生说

“省院会诊率提高了7倍多”

据悉,上述甘肃项目的诞生是在国家发改委的指导下,,甘肃省卫生厅、甘肃省人民医院和GE医疗集团 共同建立的基础医疗范畴内的远程医疗试点项目。

甘肃省人民医院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由于地缘因素,早在1994甘肃就开始尝试远程医疗系统的假设,GE是从去年开始签订相关区域医疗合作协议,目前正在做1+3+3试点。“1是指一家三级医院,也就是甘肃省人民医院,一个3是指3家县级医院,包括定西市第二人民医院、临洮县人民医院和岷县人民医院,另一个3是指3家乡镇卫生所,包括香泉镇中心卫生院、新添镇中心卫生院和闾井镇中心卫生院。”

香泉镇中心卫生院作为基层被覆盖的“网点”之一,该院院长冉敬也接受了记者采访。“整个香泉镇大约有1万多人,我们医院有三十个人,其中专门负责远程医疗会诊的医生一名,现在镇里平均每个月都有两到三名居民会用到远程医疗系统。”

冉院长口中卫生院唯一的彩超会诊负责人马医生则对记者感慨:“以前卫生院对付头疼闹热方面的小毛小病还行,只能用黑白B超做一些最基本的常规检查,能够诊断的疾病很少,通过远程医疗系统,现在我们也可以看肝癌、胆结石、心血管这些二级医院以上的大医院才能看得了的大病。”

记者拿到的统计数据显示,从2013年3月10日远程系统全面启动截止2013年5月15日,定西二院、临洮县人民医院和岷县人民医院3家县级医院共会诊了37例;闾井镇中心卫生院、新添镇中心卫生院和香泉镇中心卫生院3家乡镇卫生所共会诊68例。

一位不愿具名的三级医院主任医师也对记者表示,他所在的医院已经在对GE远程会诊系统进行评估调查,“远程会诊可以为医生提供诊断思路并且具有一定的参考作用,也能为上级医院减轻了负担。未来基层医疗机构负责治愈简单的病症,上级医院就专攻疑难、危重病症或急诊的治疗,如果中国整个医疗架构可以实现这样的资源分配形式就很理想。”

图为临洮县人民医院手术大楼

倡导者说

“甘肃样本提升了优势资源可及性”

会诊率的大幅提升背后,正是一份 “1+3+3”试点项目优化基础医疗建设的成绩单,既是当地许多患者的福音,也是在甘肃远程医疗项目中扮演倡导者角色的GE医疗的理想。

GE医疗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段小缨对记者强调,中国政府正大力推进基层医疗,以实现“小病不出乡,大病不出县”的目标。 “甘肃远程医疗项目作为GE医疗‘关爱先行’战略的重要承诺之一,正是在这种模式上的探索,目前我们已经在技术和运营方面取得了突破,并正与相关部门共同推动在支付方面的探索。我们希望进一步提升优势医疗资源的覆盖性和可及性,将关爱传递给更多医患人员。”

“一般的医疗信息系统主要集中在医院的院内使用,远程医疗显然突破了地域性限制,提升了优势医疗资源的可及性。” GE医疗信息化超声市场经理车轩则对记者具体分析了远程医疗系统的作用。

据记者了解,此次应用在甘肃的远程医疗系统包括远程会诊系统和远程超声系统。远程会诊系统即病人到就近的乡镇卫生院或县级医院就诊,医生将病人数据上传到在线数据库,便于上级医院专家找到相应的病人数据,提供综合治疗和专家治疗的方案支持;远程超声系统则采用了GE医疗的超声远程咨询技术,使患者的超声图像能进行实时传输,在治疗完毕后,患者数据也可保存在数据库中可用于日后的诊断分析及同类病症治疗比较。

“远程医疗系统其实是一种类似邮件的工作方式,双方不用同时在线,GE提供的LOGIQ C5 Pro超声机也是首次被基层卫生院使用,大大提高了分辨率,再通过两个远程医疗互相帮扶,能够提供病人综合病例和无损影像会诊材料,突破了甘肃远程会诊在以往技术上的瓶颈,使会诊专家能够像在病人面前一样得到原始无损的信息。”车轩补充道。

GE医疗集团医疗甘肃项目组王慧霖则对记者坦言,目前执行甘肃项目时遇到的最大挑战是区域远程医疗项目的执行中,县级及县级以下的卫生医疗机构还没有建立一个体系化的远程医疗看诊病人收费机制。

“解决方案是暂时该项目定位为公益项目,一边在使用中对病人的诊疗完全免费,一边帮助地方医院和卫生局来建立一个能够独立运营的会诊收费机制。”

图为临洮县新添中心卫生院病房

专家说

“远程医疗破解基层就医难题”

专家还认为,“1+3+3”甘肃试点项目更应该放在国家层面的恢弘布局下审视,因为发改委布局“十二五”规划将早已沉淀的优化基层医疗建设的话题推至迫在眉睫:到“十二五”末,原则上每个街道或每3万-10万名居民设置1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重点支持边远山区、地广人稀的农村地区、少数民族地区乡镇卫生院建设,到2015年使基层机构达标率达到95%以上。

“作为超声医务者,我们很愿意到基层去,但开展起来比预期困难。”中华医学会超声分会副主任委员田家玮教授告诉记者,如何更及时、有效地开展基层尤其是偏远地区超声医务人员的培训等工作,在降低教育、培训和临床会诊成本的同时提升整体服务水平和效率一直是知易行难。”

所以早在若干年前,开展远程医疗是基层医院必由之路的观点就已经成为医学界的共识,但以往的远程医疗发展思路也存在种种难以突破的瓶颈。“比如目前我国边远地区通讯基础设施发展缓慢、服务单一,宽带网通信费用高、卫星信道租金又恨昂贵;基层医疗单位医疗检查设备匮乏,不能给专家提供会诊必需的图片资料等等。”有医学圈内人士对记者直陈。

GE医疗的介入本身就是一种创新。Rubicon战略咨询创始人Benjamin Shobert对记者分析:“虽然政府大力兴建乡镇卫生院和村卫生室,但与全中国庞大的医疗服务需求相比仍显不足,这种针对基层医疗的企业创新行为是尝试通过远程诊疗等技术来填补这一缺口。”

同时,医疗机构也提供了硬件支持。据悉,GE专为县级医院量身定做了Brivo CT、星光系列X光机、超声Logiq C系列产品和监护仪等,并使用全中文简便操作程序。在产品后方还有GE医疗推出的“异空间辅助维修工程师(Cyber FE)”——通过网络和视频支持平台帮助基层医院的维修更快速、简便,并通过IT试点项目提供卫生信息解决方案。

在此次甘肃远程医疗项目中,GE医疗应用了ViewPoint6超声工作站软件,有效简化了超声报告撰写和图像管理流程。针对基层医疗机构在专业技术、设备和人员的不足造成的提升医疗服务的阻碍,先进、高效的IT解决方案可以助力基层医院硬件升级和结构调整,提升诊断水平、扩大优势医疗资源的覆盖。

专家认为,美国、欧洲等国家在医疗体系与基础医疗方面相对较完善,在医疗设备与从业人员素质方面并没有太大差异,所以远程医疗在发达国家中的市场需求并不大,虽有先进技术,却缺乏强有力的市场支撑,而东南亚、非洲等地,虽有市场需求,又缺乏技术支撑。相比之下,中国远程医疗市场与技术兼备,未来将会引领行业发展。

标签:GE医疗 甘肃

[责任编辑:王小萱]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正在加载中...
  •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小雪球的冰与火之旅
  •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假如墙壁也会说话
  •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把闪电关进瓶子里
  • 中国EPC如何提高海外竞争力

推荐阅读

实时点击

创新大观

  • 你觉得分布式能源跟你有关系吗(此问必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