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2014-08-04 星期一 农历七月初九

凤凰卫视

库克首次来中国办活动,主要想说给政府听

2016年05月16日 17:12
来源:好奇心日报

今天早上九点,苹果公司在北京王府井大街的苹果店二楼举行了简短的圆桌讨论。苹果CEO 蒂姆·库克和滴滴出行总裁柳青一起坐着滴滴专车来到现场。

库克来中国挺频繁,他曾经爬长城、秀书法、拜访政府官员,也做过两个简单的采访和对谈。

但今天是库克首次在中国参加一个由苹果公司主导的公开媒体活动,面对十余家媒体和几位政府官员。

库克经常谈公司的立场与价值观。从公开自己的性取向、到指责美国多个州的宗教歧视,再到在iPhone 加密问题上和美国政府公开对抗。再没有第二家千亿市值的公司像库克治下的苹果一样个性鲜明。

但今天在北京,库克首次活动传递的信息却和我们以往接触到的有所不同。

大半时间在谈App Store 对中国创业者、经济乃至政府的帮助。

整个活动持续了四十多分钟,库克开场谈了五分钟左右。

礼貌的开场致辞后,库克分享了一些数字:

中国地区开发者通过App Store 获得了70 亿美元的收入,当中一半发生在过去12 个月里。

这些开发者所带来的应用已经在全球160 多个地区的App Store 上线。

苹果的最新投资的滴滴出行也出现在开场致辞中。库克称滴滴已经有1400 万司机、3 亿用户,他本人是它的最新用户。这笔投资和苹果一贯只花钱买公司补充技术的投资习惯格格不入,不过库克没有解释这笔投资的具体逻辑。

之后活动基本交给了柳青和几位创业者的圆桌问答。

到场的创业者分别是:成都iOS 游戏公司Tap4Fun 创始人徐子瞻、香港美食平台DayDayCook 创始人朱嘉盈、美团大众点评高级副总裁穆荣均、美图创始人吴欣鸿、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

这批公司里有DayDayCook 这样刚刚融到几千万港币的小公司,也有今天中国估值最高的几个创业公司。

除去“你们公司为什么成功”以外,柳青问的问题主要是App Store 如何帮助了开发者、当地经济和政府。

对Tap4Fun:App Store 对成都当地的经济发展、技术发展起到哪些推动的作用?

徐子瞻从通过App Store 如何帮助自己打开海外市场,找到了愿意为应用付钱的用户,一直谈到成都经济随着移动互联网所发生的变化:

“过去十年,成都能写到城市名片上的东西只有火锅、大熊猫、美女。最多能加个制药,只有这四样东西。App Store 带来了移动互联网,成都因为移动互联网有了全国最大的软件园,每天有四万人在这里上班。移动互联网为成都带来了这样一个巨大的产业,使得成都在过去三年带来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因为移动互联网,成都和San Francisco(旧金山)结成了友好城市。成都也在去年开通了到San Francisco 的直飞。移动互联网为成都名片上添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而App Store 为成都带来了移动互联网。”

对美团:美团是O2O 的排头兵、红旗手,能不能站在美团点评的角度谈谈O2O 的未来是什么?和App Store 的结合点是什么?

穆荣均的回答是O2O 发展远远超过了美国,他和柳青一起谈了滴滴中国订单远超Uber、美团的外卖远超硅谷的同类公司GrabHub。他认为O2O 未来的主要市场在中国,而不是在美国,这和传统互联网是完全不一样的。

对今日头条:头条是大数据、机器学习里最前沿的企业了。其实中国政府也非常会玩这些,尤其是像获取信息增加透明度的时候,微信、微博、头条成了“两微一端”。技术对于政府的政治治理、对社会沟通提供了什么帮助?

张一鸣避开了“治理”话题,而是将回答导向公司愿景:增加信息流通效率、提高社会基础效益。最后提到头条建立了一个内容发布平台,让政府、企业和个人在上面发布信息。

圆桌结束后,库克以管仲《管子·权修》中的“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 终身之计,莫如树人”结束了这次活动。

开发者感谢App Store 是非常自然的事。移动互联网、智能手机、App Store 在2008 年掀起的革命让软件与互联网服务渗入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是过去几年创业潮的存在基础。

但库克首次露面这场中国开发者活动,传递的信息明显是在针对中国政府,介绍苹果的软件平台对于地方经济、对于政府的帮助。几位政府官员来到现场与库克并排看几位创业者的圆桌对谈。

这和库克在其它地方输出的价值观不太一样

库克在全球其它地区展示出来的,并不是一个迎合政府的形象。过去几个月他接受的多数电视采访是抨击美国政府的隐私政策。

从乔布斯手中接过苹果公司以来,这位曾经低调的管理者并不吝于用语言和实际行动表明苹果公司的价值观与立场。

2012 年,iPhone 供应链压榨员工事件再次被《纽约时报》、BBC 等多家媒体拉到聚光灯下。库克没有像乔布斯一样以“富士康连电影院都有”之类的说辞简单打发掉,而是委任自己的亲信,后来升任苹果首席运营官的杰夫·威廉斯(Jeff Williams)监督供应商的用工情况。

同一年,库克开除了两位公司管理层成员。一位是苹果移动软件部门负责人斯科特·福斯特尔(Scott Forstall),导火索是苹果地图惨败后他不愿公开道歉承认自己辜负了苹果用户。

另一位是库克自己请来不到一年的零售店负责人约翰·布罗维特(John Browett)——布罗维特为了增加单店利润率做了许多触怒店员、影响用户体验的调整。

2014 年,库克撰文公开自己的同性恋身份,称他为自己是同性恋者而骄傲。这是第一次有全球500 强高管公开自己的同性恋身份。

2015 年,一家澳洲苹果零售店的店员将黑人学生拒之门外,引发大量批评。库克没有淡化处理消息,而是发了一封措辞严厉的信给全公司,称“人们从网上看到的这段视频不代表我们的价值观。这既不是我们想传递给顾客的信息,也不是我们自己愿意听到的信息。”

2016 年,苹果拒绝为FBI 开发一套可以解开所有iPhone 的工具,库克直接在苹果官网撰文解释自己的缘由。在涉及恐怖袭击的事件上坚持隐私立场风险很大。最后该案几经波折,至今还没完全结束。但因为库克的努力,当隐私问题爆发之时,美国的主要科技公司选择和民众而非政府站在一起。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最近一次是3 月的iPhone SE 的发布会上,库克用宝贵的沟通机会演示了一个自动拆除iPhone 的机器人——它不能为公司创造什么收入,但能减少环境污染。

一次又一次,库克在演讲、公开信、内部决策上显示出苹果所坚持的自由派价值观,表明自己以及整个公司在面对棘手问题时的立场。

库克的选择也受到过股东的质疑,环保要花钱。而一家公司有鲜明立场、不管是什么立场都会触怒一些人——他们都是潜在客户。

2014 年年初的年度股东大会上,NCPPR(美国全国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的代表要求库克承诺以后只在能获得更多利润的时候推进环保举措。

库克当时的回应是:“当我们为盲人设计功能的时候,考虑的不是该死的(bloody)投入产出比,环保问题也一样……如果你想让我只围着投入产出比做事,不如卖掉手上的股票。”

库克输出的强烈价值观和苹果公司本身的业务并不冲突。苹果产品的主要购买者是每一个个人,而不是政府或者企业。

一个接近普通人的价值观对于苹果的生意只有好处,可以帮助它留住目前的用户群。毕竟做手机、做电脑的公司有不少,当中有价值观的你挑不出几个。

中国是一个特别的地方,恰好也是苹果未来最重要的市场

遗憾的是在中国做生意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与消费者选择同一个价值观。

以往苹果也都坚持了自己在美国的价值观。比如服务器不放在中国境内,这样做的原因有不少,但有一条是不用受法律约束交出用户信息。同时它也多次拒绝了检查源代码的要求。

上个月,已经运作半年多的中国iTunes 电影商店和iBooks 书店被关闭。

上周五苹果投资滴滴的消息公布后,滴滴举办了一场电话会议。有记者在滴滴的发布会上问了滴滴是否会帮助苹果解决政府关系的问题。滴滴总裁柳青说双方会在这个问题上互助。

今天这场活动大概就是互助的开始,库克在中国办的首个活动从App Store 开始谈论苹果对于中国的重要意义,特别是对于当地经济、对于政府的帮助。

这对一直将消费者作为沟通对象的苹果来说,是一个变化。

苹果进入中国市场已经超过20 年时间,以往一直安安静静地卖着硬件,除了保修政策解释以外没出过什么事。

互联网服务已经通过智能手机渗入各行各业。苹果控制着手机上信息保密以及应用分发平台,也因此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电影和电子书商店被关可能只是一个开始。

如果事情当真发展到六年前,另一家硅谷巨头退出中国市场的地步,库克是否还能坚持自己在全球塑造出的那个形象?

如果不能,苹果在全球塑造的形象都会受到冲击——一个标明了鲜明价值观的公司妥协以后,造成的损害会比没有价值观的公司做出同样选择大得多。

而坚持价值观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是iPhone 销量开始下滑,中国地区变得越来越重要的现在:

标签:库克 政府 活动

[责任编辑:谌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正在加载中...
  •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小雪球的冰与火之旅
  •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假如墙壁也会说话
  •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把闪电关进瓶子里
  • 中国EPC如何提高海外竞争力

推荐阅读

实时点击

创新大观

  • 你觉得分布式能源跟你有关系吗(此问必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