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2014-08-04 星期一 农历七月初九

凤凰卫视

美国梦并没有死去,它活得好好的……在丹麦

2016年03月14日 14:31
来源:澎湃新闻

戏剧性的美国大选牵动人心,近来许多学者、公知纷纷撰文,表达对美国宣传机器的忧虑。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近日刊登了对政治学者大卫•格林伯格新书《旋转共和国》(Republic of Spin: An Inside History of the American Presidency)的评论,揭露了美国人对于“形象及舆论塑造”这样举世闻名的才能的爱与恨。

格林伯格在书中披露了不少美国各任总统与媒体的相爱相杀,他认为罗斯福总统是美国第一个全面性的公众人物、美式江湖的原型,他懂得聚焦,善于使用宣传武器,把白宫当自己的讲坛。二战后,白宫的公关秀味愈来愈浓。1960年尼克松和肯尼迪的辩论又在全球政治创造新的剧目,把这个向大众展露口才的场合作为政治家要登大位的必经考验。

但正如阿伦特所说,“真理和政治这两词看来如此不相配”,与其说政治家在欺瞒真相,不如说他们煽动一种奇特的犬儒情结,使人们拒绝接受真理。今日我们则在美国看到这种情结的复苏。《国家利益》书评说,人们岂是真的不知道,当特朗普说双子楼崩塌时,有一群穆斯林暴徒在新泽西大肆庆贺,他有的是真凭实据吗?今年底,我们就会知道,特朗普是一个“变异”,还是一个“旋转共和国”的新面貌。

著名哲学家伯纳德-亨利•莱维(Bernard-Henri Lévy)则在“辛迪加项目”网站上表达对特朗普崛起所代表的美国梦的衰落感到痛心,他说,金钱已经成为美国最底线的信仰,国际大势不再是共产主义,而是庸俗和金光闪闪,其中政治版图被压缩到和电视舞台一样大。辩论的艺术蜕变为醒目的标语,民众的梦想沦为夸夸其谈的幻觉,鄙视任何思考的寡言少语的守财奴荒诞地对经济横加扭曲。这个国家的语言竟然告别了书籍和美学,人们将米开朗基罗认作意大利时尚名牌。

政治哲学家迈克尔•桑德尔(Michael J. Sandel)却认为,特朗普的崛起同“布鲁克林的老犹太社会主义者”桑德斯一样,是美国民众日渐失落的结果。

桑德尔近日在法国《世界报》上撰文指出,桑德斯的惊人成功揭示了近几十年来美国民众对越来越严重的经济不平等的失望,以及民主党试图补救的失败。自20世纪20年代以来,美国收入不平等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总体来看,近几年的经济增长只有那些已经在阶梯顶层的人才受益,而最富有的0.1%的人群持有90%以上的财富。

桑德尔指出,尽管意识形态存在差异,桑德斯和特朗普都利用人们的这种不满。在许多方面,特朗普比起他的共和党同侪更接近桑德斯,比如他蔑视富有的对冲基金经理,认为他们得益于税收漏洞,特朗普曾说:“对冲基金的家伙们没有建设这个国家。这些家伙只不过把文件搬来搬去,然后交了好运。.....这些家伙逍遥法外。我想为中产阶级减税。”

同时,今日美国比大多数欧洲主要国家更少社会流动性。桑德尔提供了一个数据。如果流动性充分的话,最底层的20%将只有20%人的孩子会继续留在最底层。这方面,丹麦的数据是25%,英国的数据是30%,而在美国是43%。最底层的20%进入最上层的20%的几率,丹麦是14%,英国12%,美国则是8%。

在丹麦、挪威、加拿大、瑞典、德国和法国,社会流动性都比美国大。桑德尔说,美国梦并没有死去,它活得好好的,不过是在丹麦。在这种民粹主义的时刻,能否促进对平等的反思和重新设计?这还有待观察。

“新历史主义”领军人物获“赫尔拜奖”

哈佛大学著名人文学者斯蒂芬•格林布拉特(Stephen Greenblatt)11日获得了挪威政府颁发的2016年度赫尔拜国际纪念奖(Holberg International Memorial Prize)。该奖时常被称为人文领域的“诺贝尔奖”,旨在表彰人文、艺术、社会科学、法学和神学等领域贡献突出的个人。

格林布拉特以莎士比亚研究而闻名,赫尔拜国际纪念奖评奖委员会称他“在文学研究方面是位杰出并且关键的学者,同时他在人文领域已有超过四十年的影响力。”格林布拉特被广泛认为是新文学研究学派“新历史主义”(New Historicism)的创始人,该学派认为,历史充满断层。以福柯的概念,我们应通过各种论述去还原历史,而这些论述,是根据当时的时间、地点、观念建构的。换句话说,历史并不是对史实单一的记载,也并不是对于过去的事件的单纯的记录。而格林布拉特正是通过研究其历史背景,来了解艺术作品,同时反过来以艺术作品来了解更广阔的思想史

格林布拉特著述甚多,其中包括他最畅销的莎士比亚传记《俗世威尔》(Will in the World: How Shakespeare Became Shakespeare)和《大转向:世界如何步入现代》(The Swerve: How the World Became Modern),后者是对15世纪重新发现的古罗马诗人卢克莱修的研究著作,该书使他赢得2012年普利策非小说奖。格林布拉特也是《诺顿莎士比亚》和《诺顿英国文学选集》的总编。

赫尔拜奖设立于2003年,奖项以挪威十八世纪伟大的文学家、哲学家、历史学家路维•赫尔拜命名。赫尔拜生于1684年,去世于1754年,被认为是现代丹麦和挪威文学的创始人,在北欧国家启蒙运动中扮演重要角色。

格林布拉特是第13位赫尔拜奖得主,前度得主依次有巴黎第七大学教授朱丽娅・克里斯蒂娃(2005)、法兰克福大学退休教授于尔根・哈贝马斯(2005)、纽约大学和伦敦大学学院教授罗纳德・德沃金(2007)、杜克大学比较文学教授弗雷德里克・詹姆逊(一译詹明信,2008)、巴黎政治学院布鲁诺•拉图尔(2013年)以及英国历史学家迈克尔•库克(2014)等,都是各自领域内的明星学者。

【言论】

杜金与普京的关系中充斥着拜占庭帝国剧本中的情节,是他提出了“欧亚主义”的观念,这成为普京反对欧盟和西方意识形态的装饰品。杜金试图使用海德格尔的此在(Dasein)和成己概念(Ereignis)重新塑造埋藏在东正教斯拉夫语系中的俄罗斯身份认同,挽救国民精神,使其免受国际共产主义崩溃和大西洋主义、自由资本主义胜利造成的破坏。

——《美国利益》杂志发表了政治哲学家亚历山大•杜夫(Alexander S. Duff)的《海德格尔的幽灵》一文,以伊朗和俄罗斯为例,指出自1960年代以来,自由派西方的反对者都在使用海德格尔的著作表达其异见。亚历山大•杜金(Aleksandr Dugin)即利用海德格尔的思想在后苏联时代自由主义的喧哗中,重新创造独特的俄罗斯政治和精神身份。

马克思主义是否留下了一些应该让金融机构感恩的有益遗产呢?答案也许是肯定的——鉴于前共产党统治国家在教育和供电方面超越可比的其他国家。其中最左的国家——冷战时期西方的一些死对头——到头来出人意料地具备不错的营商环境,在这方面超越了一批长期的资本主义国家。

——《金融时报》一篇题为《马克思主义对市场的馈赠?》的文章称。

标签:美国 丹麦 没有

[责任编辑:谌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正在加载中...
  •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小雪球的冰与火之旅
  •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假如墙壁也会说话
  •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把闪电关进瓶子里
  • 中国EPC如何提高海外竞争力

推荐阅读

实时点击

创新大观

  • 你觉得分布式能源跟你有关系吗(此问必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