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创新 > 创新前沿

粉丝经济还是鲜肉炒作,白色系掌门人吴平:我看中的不是鲜肉是女粉丝


来源:凤凰创新

近几年,粉丝经济乘互联网东风而上,席卷并改变了娱乐圈的传统经济生态,越来越多看好艺人背后的粉丝经济这块蛋糕的团体养成公司开始出现并活跃起来。白色系也是其中之一,在其短短的两年多发展历程中,这家专注男团

近几年,粉丝经济乘互联网东风而上,席卷并改变了娱乐圈的传统经济生态,越来越多看好艺人背后的粉丝经济这块蛋糕的团体养成公司开始出现并活跃起来。白色系也是其中之一,在其短短的两年多发展历程中,这家专注男团养成与粉丝经济的公司已不可思议地迅速拥有了30位出道艺人,以及120余位练习生,无论外形还是才艺,均以韩范小鲜肉为模板。艺人规模如此庞大,在团体养成娱乐公司中是少有的。

男团一波接一波地出道,又一波接一波地过气,除了TFboys,中国男团领域仍旧难现花天锦地之景,前途不甚明朗。白色系在此时一举揽纳大量艺人,迅速插入这一领域,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着眼于粉丝经济盈利的艺人养成模式究竟有多大的市场与发展空间?在韩国需要七八年时间来培养艺人出道,这个时间在国内却通常被缩减为一年,这种急求功成的态度是否是导致养成团体难火之渊薮?

8月中旬,我们在位于上海宝山区的白色系艺人培训基地见到了其掌门人吴平,就未来其旗下百余位艺人的发展和男团粉丝经济等问题进行了采访。

“为了ZERO-G能火,我愿意跪下”

凤凰创新:你是北舞毕业的,为什么毕业后没有从事本专业而选择了创业?你有没有设想过,如果当年你没有转行,你今天可以做到什么成就?

吴平:因为我觉得做演员很多事情都是很被动,需要等待很合适的角色去找你。我是一个不愿意做非常被动的人,而且当时整个市场对舞蹈演员来说不是非常认可。演出的时候,都是非专业类的歌手站在了舞蹈演员前面,而舞蹈演员大多数属于伴舞,我觉得我的价值没有体现。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的时候一定要先掌握自己命运的选择,所以我回到了上海,在自己二十岁的时候一边读书一边创业。

我没有考虑过当初不选择创业这条路,我觉得做演员不确定性太大了,百分之五十靠努力百分之五十靠命,我从来不去赌,对于自己没有把握的事情想都不想。

白色系掌门人吴平

凤凰创新:你之前做美容院、火锅店、服装店那么多行业,为什么现在想到开这个公司?这个行业的哪一点吸引了你?之前做个体户的经历对这次转型有什么影响?

吴平:二十岁创业的时候你绝对不会想做投资吧?因为手上没有钱。我是一个比较实在的人,眼前我够得到的东西我就去努力,先踏入跟我的资源和能力相匹配的的行业。在这个领域里可以跟供应商或者做连锁餐饮的人去交流学习,他们都实干家、实业家非常能吃苦,从他们身上我学到了很多。

白色系我想了很久,前二十年连环创业的所有经验所有思考的问题都是集中在这个项目上爆发。这个项目需要公司掌舵人有很高的审美标准,去判断这样东西好和不好、美或不美,同时要具备非常敏感的市场嗅觉。在这个过程中,跟我每一次经历的项目都有关系。

其实真正的艺术还是在剧场里,我们现在的明星有限,他们没有时间走进剧场。我们中国缺少明星,缺少造星机构,缺少造星平台,缺少一个整个行业的大佬去给新人机会。如果这件事情发生改变,明星的片酬便不会那么高,会有更多艺人为了一个施展的空间愿意走进剧场。

有人问我,如果现在能够给我们男团一个可以提高知名度非常关键的项目,但需要我跪下来。我说不用考虑,是现在吗?如果是现在的话我立马跪,因为跪下来的根本不是我吴平,我现在的身份是白色系的CEO、 ZERO-G的创始人,如果我跪下来ZERO-G能红,他们能够被整个市场去认可,他们能够充斥到这样的一个娱乐文化市场当中,去改变这个行业的话我根本不用考虑,就现在。我背后有非常大的责任需要我去扛。

“ZERO-G是我为女性用户打造的一款娱乐产品”

凤凰创新:如你之前所讲,您很看好粉丝经济,但为什么还是有很多的男团过气,甚至没有红就销声匿迹?

吴平:很大程度上是跟公司运营、产品定位有关。我们公司的重运营是在粉丝经济,我们在做的是一个平台,不单单是一个男团,左手牵的是女性用户,右手牵的是这批新人。女性用户想要的粉丝体验,通过男团成员通过我们周边商店提供给她们,形成了一个生态,在模式上与其它公司有很大的不同之处。

吴平白色系公司旗下的ZERO-G男团

凤凰创新:粉丝经济除了培养和包装艺人,另一个重点是把握和发展好之后庞大的相关商品和服务,包括平台管理、营销管理和产业链管理等等,你现在对这一方面进行了怎样的规划,或者是已经有所行动?现在你的男团是否已经开始了相应的效益转化?投资回报率如何?未来有怎样的预期?

吴平:我觉得艺人能不能火平台非常重要,艺人要有天分和运气,但更重要的是平台。我非常在乎两点:一是所有线上新媒体的传播,因为这是吸粉的渠道之一;二是今年下半年的包括明年的运营重点都是线下的粉丝变现。8月13号线下“粉丝之家”开幕,这里是能够连接艺人和粉丝的线下场所,每周六场活动,拉近艺人与粉丝彼此之间的距离,让粉丝见证艺人的改变和成长。“粉丝之家”的开幕是对于我们粉丝经济非常重要的环节,对于艺人来讲能够有单独站上舞台展现才艺的机会,让粉丝充分了解他们加强彼此粘度。

从今年来看我们粉丝经济的收入占全年收入的20%,我希望明年能占总收入的35%,逐年递增,未来我希望粉丝经济能够占我们全年收入的50%。

凤凰创新:粉丝经济以情绪资本为核心,情绪是易变的,大众的情绪通常又是不受控的,可以由任何一件微小的事情引起惊涛骇浪,你对如何管理粉丝情绪是否有想法?

吴平:一方面,在粉丝需求上公司会积极地了解、听取粉丝的需求,通过”粉丝之家“建立公司运营团队与粉丝之间沟通的桥梁;另一方面,我个人也开通了微博可以在线上与粉丝进行交流沟通,在粉丝经济方面我们并没有经验,所以我们整个团队也在学习。

凤凰创新:你说过,投资就是投人。我能不能认为,这个与你之前做个体户生意相比,实际上只是将思路绕了个弯,多架设了一个“小鲜肉”群体做为媒介,以求发展其背后的产业?

吴平:我看重的不是小鲜肉,更看重的是女性粉丝人群。ZERO-G是我为女性用户打造的一款娱乐产品,女性用户更多的是需要陪伴、倾听、沟通,所以我们会在内容上有更多考量。

“我曾非常惧怕站到前面‘卖’我自己”

凤凰创新:有媒体发布的新闻,给你的标签是:章子怡“北舞”同班同学,你怎么看待这样的标签?

吴平:我以前非常惧怕站到前面”卖“我自己,我只不过是运营团队的幕后人员,我觉得把事情做好、产品做好就可以了,但是近两年来看这个行业这个项目需要我站出来,为了公司没有办法我才会出来接受采访告诉大家我的经历,凹着造型被拍公关照,这些都是我非常不愿意的事情。但我是白色系的CEO,我是ZERO-G的创始人,因为这个身份要求我站出来,我要做好这个当家人。

凤凰创新:你对练习生对艺人有哪些要求?

吴平:艺人最应该具备人品。他的身份是偶像,偶像的行为可以影响到一大批人,我希望他是一个品行端正,对自己有极高要求的人。

凤凰创新:韩国需要七八年才能完成的养成培训,你们一年就完成了,培训质量可以保证吗?

吴平:我们现在是六个月。但我们男团成员在整个市场上,看他们的才艺比拼我想我们应该是最好的。这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

凤凰创新:现在这么多的男团女团,而且有当红的男团TFBOYS,你觉得自己的男团会比他们红吗?

吴平:在韩国和日本这么小的市场大家都可以共生共存,他们每一个男团都有自己不同的定位,为市场为粉丝提供和打造不同的文化娱乐内容,整个文化市场有着共生共存的环境。中国不只有一个男团,而且我相信未来包括今年明年会有更多优秀的男团出现,男团女团彼此之间通过良性的竞争才能够让我们做的更好。

[责任编辑:谌玺 PSY016]

责任编辑:谌玺 PSY016

  • 笑抽
  • 泪奔
  • 惊呆
  • 无聊
  • 气炸
undefined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48小时点击排行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